何茂春教授眼中的“一带一路”

来源:中央社院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

“ 我走了世界上178个国家,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考察完了。跟其他沿线国家比起来,我们的问题并没有那么多,也没有那么难,所以我们要有自信。”

原标题:阿富汗遭绑架,叙利亚遇爆炸……清华教授的178国“大冒险”

“ 世界上如果有两件以上的大事,其中一件必定是中国崛起;如果只有一件大事,那还是中国崛起。”

“ 我走了世界上178个国家,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考察完了。跟其他沿线国家比起来,我们的问题并没有那么多,也没有那么难,所以我们要有自信。”

7月2日,面对中央社院伊斯兰教界代表人士培训班的32位教职人员,国务院参事、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教授这样开场。

1.JPG

走遍远方的行者、从不安分的学者

如果用“知行合一”四个字形容何茂春的经历,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跟一般坐在书斋中做学问的学者不同,何茂春是个能折腾、“不安分”的学者。30年时间里,他经过商、做过公务员、当过律师,登过珠峰、踏进过罗布泊、去过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索马里等高危战乱国家,足迹遍及多个大洲,坚持用脚步丈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用眼睛观察、用身体接触、用头脑思考这个多彩世界的点点滴滴。他的考察经历,简直就是一部个人探险史;他讲述的“一带一路”之道,也是中国的“世界之道”“文明之道”。

看看学员们听得有多认真

就知道何茂春讲得有多精彩了

下面,就让我们跟随何茂春绘声绘色的讲述,看看他如何感悟外面的世界,遭遇过哪些危险的瞬间,他眼中的“一带一路”的内涵和真谛又是什么。

5.jpg

谈战乱:亲眼目睹叙利亚卫队长被炸身亡

考察“一带一路”,我先走危险的地方。索马里曾经是一个多么繁荣的地方,郑和下西洋走到了,记载了最繁华的地方就是索马里,可是今天却变成了人间地狱,为什么?因为西方国家始乱终弃不管了。

“ 当地一个姑娘见了我就要跟我走,说给你做女人也行,给你做奴隶也行。”

我说你跟外国男人走,不跟家里人说一声吗?她说,她家里有一个丈夫,是海匪,她们村里每次出去的男人都有一半回不来。这就是军阀混战的恶果。

我去过叙利亚,目睹了它从和平走向战争的那一刻。巴沙尔政府警卫队的司令长负责保护我们一行。我当时带着16个外国人考察叙利亚,我们要看看当时叙利亚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不是西方说得那么坏。这个队长2分钟以前还跟我有说有笑,突然他发现了一辆形迹可疑的车正向我们这边靠拢,他就马上开着一辆车去勘察,结果一到门口车就爆炸了。爆炸显然是冲着我们来的,这位卫队长牺牲了,脑袋都炸飞了。这一切都是因为大国恶斗,尤其是西方国家不负责任,一手制造了混乱局面。

6.jpg

谈冒险:曾被阿富汗绑匪用枪托打

我考察过阿富汗,阿富汗26个省我都去了,因为不了解阿富汗,就没法了解丝路历史,也没法了解世界历史。但是,当时在阿富汗军阀横行,白天政府是可以提供保护的,晚上就得靠塔利班保护了,而且阿富汗的军阀都是以村为单位的。

我从巴米扬回喀布尔的路上就出事了。我自己买了一箱水,暴露了外国人的身份。他们仇恨外国人,就是因为物资被西方切断以后,他们没有办法生存,所以绑我的那些人就是为了生存。

“ 我被五花大绑、蒙上眼睛,那三天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三天。”

我从小到大没挨过耳光,那次我挨足了耳光;我一辈子没挨过什么打,那次绑匪用枪托砸我,因为我想自我了断,我不想被他们折磨,更不希望他们向中国政府要钱。

这三天的故事三天都讲不完。幸亏我是中国人,幸亏我的随身材料能够证明我是一个好的中国人,而且能够证明我尊重伊斯兰教、关心伊斯兰文化、对伊斯兰历史有深入了解;幸亏他们还有一个教授朋友在喀布尔,他们把那个教授请过来审我,而他相信我是个好教授;幸亏这帮人根本不仇恨中国……如果换作另外一个人,我一定没有回来的机会了!

7.jpg

现在有些学者攻击我们的“一带一路”政策,说沿线国家“遍布风险”,我们要学会绕着走,而不是迎着走。但有些地方我们还真得迎着风险上,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这些混乱的地区,一旦西方国家不管我们就要管,要维护世界和平。

而且,从商业的角度来讲,任何地方都有商机,有危险的地方难道就不去吗?有危险的地方难道就不能做生意吗?在阿富汗绑我的那帮绑匪,我发现他们的绳子是中国造的,他们里面穿的是中国的,头上戴的是中国的,外面披的是中国的,吃的东西很多也是中国的;他们打的手机是中国的,他们搜索信息使用的通信系统是中国帮着建起来的;就连他们骑的那头毛驴,都是当年他们抵抗苏联的时候,我们援助他们的老毛驴生下来的。所以危险的地方有危险地方的商机。

我们中国人其实非常了不起。索马里这么危险,还有1.2万名中国人坚守;伊拉克这么危险,还有230多家企业坚守;叙利亚这么危险,还有71家中国企业坚守。“一带一路”上有多少机遇,攻击我们的人压根不知道。国家是什么?就是生意人走在前面,国家扶在后面。

谈“一带一路”:实现全人类的大畅通

我考察过新疆的罗布泊,也就是彭加木先生遇难的地方,在那里我一呆呆了两个多小时,为什么呢?我在琢磨一些问题。我在想汉朝的时候为什么不要广东,先要打通丝绸之路?唐朝的时候为什么不要云南,先要打通丝绸之路?成吉思汗拿下了河北,为什么不拿下河南,而是先去打通丝绸之路?慈禧太后为什么不要琉球,而是先要打通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对于大国来讲太重要了,它一头是地中海市场,一头是东亚市场;一头是欧洲文明,一头是亚洲文明。它是一个战争的通道,是一个移民的通道,也是一个商业的大通道,谁控制了它谁就有黄金,谁控制了它谁就有安全。所以,没有一个大国会放弃对丝绸之路的把握。我们这次走出去不是打出去,我们是帮别人修路架桥,要跟别人互利共赢,互利共赢是要实现全人类的大畅通。这就是我走“一带一路”明白的道理。

对我们的“一带一路”,现在国内外有一些误解必须澄清:

1.“一带一路”不是转移中国过剩产能,而是激活产能,是将中国的优势资源与相关国家优势互补互用、共同开发;

2.“一带一路”不是建立宗藩体系,而是和平发展的国际合作模式;

3.“一带一路”不局限于铺路架桥、建港修仓,而是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流通、民心相通;

4.“一带一路”不是中国人另起炉灶,而是各尽所能、各展所长,实现互利共赢、互利互惠。

【本文系独家原创,媒介转载须注明来自“中央社院(zhongyangsheyuan)”,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