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党外知识分子想发挥作用是有渠道的

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分享到:

近日,党外知识分子统战工作培训暨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工作推进会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举办。在此期间,中央社院就党外知识分子相关话题对培训班学员李林进行了专访。


近日,党外知识分子统战工作培训暨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工作推进会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举办。在此期间,中央社院就党外知识分子相关话题对培训班学员李林进行了专访。李林现任上海市知联会会长、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中科院院士。

问:李老师,欢迎您来中央社院学习。您之前参加过中央社院的培训吗?

答:我是第三次来了,之前参加过第九期和第十四期的无党派人士理论研究班,对中央社院感到很亲切。

问:您在1990年代初去国外做博士后,那个时候出国后留在国外的人很多,您为什么会选择回国工作?

答:我是在国内拿到博士学位后,以公派的身份出国的。当时那个时代环境下,大多数人确实愿意留在国外。但是对于我来说,学成归国,是信守承诺。所以我没有选择留在美国,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回国了。

问:当时国内的科研环境应该比现在差了不少吧?

答:当时各方面都处在起步阶段,跟现在比差得很远,这是事实。简单讲,我当时心里有个想法,同样是做科学,还是回到自己的祖国来做好,所以也就没有去想什么条件的问题。

问: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改革开放一开始我们党就把知识分子列入到“工人阶级”这一范畴,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答:改革开放以后,“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这一点是始终没有动摇的。知识分子是社会进步的力量,是国家所依赖的——非常器重的一部分人。党的十八大以后国家提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知识分子的重要性就更加凸显,特别是在科技创新方面。

问:您提到了知识分子的重要性。作为生命科学领域的顶尖专家,您可以在这个方面发挥重要作用。那么在本专业之外,您觉得知识分子还能发挥什么样的社会作用?

答:中国的知识分子是有国家和民族情怀的,这既是一种传统,也是当代的知识分子所追求的。我想知识分子或多或少都会关心天下大事,关心国家命运。他们对国家怎么发展通常也会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并且乐于去发表自己的见解,乐于进行辩论。所以知识分子的作用不仅体现在他的本职工作和专业岗位上。对社会进步,包括国家的大政方针,他们有自己的思考,也能够发挥独特的作用。特别是现在党和国家重视知识分子的作用,团结广大知识分子,实际上就是吸纳他们的智慧和见解,听取他们的批评和建议,更好地促进社会向前发展。

问:知识分子有天下情怀,有推动社会进步的责任感,那么现在知识分子建言献策的渠道是否畅通?

答:从实际的工作效果来看,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的建设中知识分子想发挥作用是有渠道的,不存在有想法不知道找谁说的问题。党和政府都热切地期待党外知识分子能够积极发挥作用。门都是开着的,只要你有好的想法随时都能够提出来。像我们上海通过知联会这个平台把无党派人士和党外知识分子团结起来,对上海的经济发展、社会治理等重点、热点、难点问题做专题调研。这实际上是在做研究的基础上形成对问题的建议和改进方案,而不是简单地随便发言。我们有顺畅的渠道把建议递交上去。比如差不多一、两个月就有一次类似于党外人士协商座谈会这样的交流,有关部门会总结我们的发言内容后上报。这是一种正式的形式。至于平时写了个报告、建议,随时都能够通过统战部递交。

问:我们现在党外知识分子有1.3亿,但是大部分不具备您的条件。比如说您是中科院院士,又是上海知联会的会长,如果一般的知识分子不具备您这样的身份,或者没有这样的平台的话,有没有合适的渠道让他们发挥作用?

答:我们一直在思考怎么把覆盖面搞得更大一点。知联会是团结优秀无党派知识分子的,这个群体目前比较大,但是党外知识分子的群体更大。很多人以为没有党派的人都是无党派人士,这个概念是错的。无党派人士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对整个党外知识分子而言,仍然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我们目前界定一个人是不是知识分子是跟他的学历挂钩的,实际上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做的事,也不能说每个获得较高学历的人都能做到。确实有一些人请他来学习也好,开会也好,他没兴趣,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对这样的人,我们只能在日常生活中听他们发声。他们可能不会通过正规的途径来发声,那就可以让我们这些无党派人士——其实就是党外具有代表性的人士,通过倾听他们的声音来汇集社会上的声音。我们会捕捉到这样一些信息,放到自己将来的一些建议中。这虽然不是直接的意见递交,但是间接地也把这些声音收集起来了。我们知联会希望尽可能多地吸纳无党派人士成为会员,采取形式多样的组织方式和活动方式,让他们有机会参与到各种活动中来。在参与活动的过程中,大家的见解和智慧就有展现的舞台。我去参与民主协商和建言献策,并不是代表我个人,而是作为无党派人士代表,知联会的代表,反映的是大家共同研讨的意见,发出的是共同的声音。

问:您觉得我们国家现在对党外知识分子的保障,比如生活上、政治上、工作上做得怎么样?

答:政治上对党外知识分子应该说是保障得相当充分。党外知识分子人数庞大,光我们无党派这个群体,就有很多人在一些重要的岗位担任领导职务。我作为无党派人士,现在就是一个研究院的院长,局级干部。至于其他的保障,都是一视同仁,不会因为你是党外的干部就比党内的干部少一点,反过来也不能因为你是党外的所以就多一点。

问: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您怎么看?

答:我完全赞同。我们的体制和西方的不一样,这是客观的。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西方感觉他们的体制有优越性。但是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不仅在经济上获得了成功,在社会和政治层面也走出了一条路。这就是我们现在讲的制度自信,实际上我们的制度具有西方所没有的优越性。像我们搞自然科学研究的,喜欢从结果说话、从事实说话,尽管我们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是已经可以看到制度的优越性了。

人类的共同价值就是不管你是什么主义,我不谈主义,我谈的是人类的共同价值。过去一讲价值好像就是西方的价值观,现在随着国家的发展,我们不仅经济上有了自信,政治上、制度上的自信也上来了。所以在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基础上,我们又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也是秉承着这样一个理念:不管你搞什么主义,中国不侵略任何人,也不欺负任何人,和大家共同发展,共同营造一个美好的世界,我觉得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特点。中国的理念是不仅我们要复兴,我们要实现中国梦,而且要把这个梦想扩大到全世界,引领大家共同繁荣。这个境界是非常高的。对中国的长远发展来说,只要继续秉持这个理念,我们的朋友就会越来越多。帮助别人的同时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