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道彬: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的命运

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分享到:

党外知识分子统战工作培训暨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工作推进会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举办。在此期间,中央社院就党外知识分子相关话题对该班学员,黑龙江省知联会会长、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文联主席傅道彬进行了专访。

近日,党外知识分子统战工作培训暨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工作推进会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举办。在此期间,中央社院就党外知识分子相关话题对该班学员,黑龙江省知联会会长、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文联主席傅道彬进行了专访。

问:您是第一次来社院学习吗?您对中央社院有什么印象?

答:我来过五六次了。我对中央社院印象非常好。学校里没有很喧嚣的场面,给人很朴素的感觉;每间教室里面都有很多人在上课、读书,就像在大学校园。

问:您对中央社院近两年来的教学改革有什么印象?

答:改革很成功。中央社院的课程针对性很强,听到的东西几乎都是过去没有听过的。我自己也读过很多书,会对课程内容提出更高的要求,但是中央社院的老师讲的内容在很多方面都弥补了我专业知识的不足,对我来说帮助很大。

问: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党对知识分子的定位就有了很大的改变,比如说把知识分子作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对于改革开放,我心存感激。我曾是采煤工人,十七八岁考上的大学,要是没有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没有邓小平恢复高考、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我不可能有机会上大学,也不可能有今天。当然,我个人的命运是其次的,我更感觉到中国的命运由此而改变,这种改变是由尊重知识而来的。那时候是六天工作制,邓小平说要保证知识分子至少有五天的时间能搞业务,从事学术研究工作,说得非常具体。当时尊重知识、尊重科学成为了一种时尚。我上大学的时候,所有的人每天都在读书,你要是不读书、挂科了,是非常让人瞧不起的,八十分以下的人都很少。我们的民族有今天的成就真的是在那个时候奠定的。

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的命运,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中国能够有今天得益于改革开放,具体内容就是尊重知识,尊重科学。所以我觉得一个人如果不尊重改革开放就是没有良心。

问:您觉得知识分子在当今中国社会中处于什么位置?

答:知识分子最大特征还是知识,没有了知识那就是分子。因此,知识分子首先要站在学术、科技的前沿,对我们的民族在知识和智慧上有引领作用。改革开放之初的思想解放,一方面是党中央的提倡,另一方面就是广大知识分子的参与。比如说文学领域,伤痕文学就是反思“文革”,反思十年浩劫对民族造成的伤害,是对人道主义的弘扬、对异化现象的批判、对封建体制的反省,实际上为未来的改革打开了一扇门。现在知识分子的责任更加重大。全世界都在进行知识革命,迎接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如果我们不站在前沿,就会面临落后的危险,这件事还是很紧迫的。

第二在政治上,我觉得广大知识分子要跟着共产党走,朝着实现中国梦走,这是大目标。我觉得做好这个大目标就可以,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参与到具体的政治活动中来,而是要在大的方向上跟党走,为党和人民多干些工作,不能陷入空头政治。

问:您觉得现在的知识分子,特别是党外知识分子,在推进共识、引领思想、提出意见、建言献策等方面能否有所作为?

答:当然能。我们有渠道,有舞台,比如人大、政协、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各个民主党派都有自己的渠道,无党派人士也有舞台,有了更多的渠道来发挥作用。改革开放之初渠道还比较少,现在渠道在总体上是畅通的。我们国家这么大,所面临的各种矛盾和问题这么多,要引导广大知识分子总体上朝着一个方向走——允许有一定的个人的空间,但是跟着共产党走、实现中国梦这个大目标不能变。

问:您觉得现在国家对党外知识分子在政治上的保障是不是有力?

答:以我自己为例,上世纪80年代,我二十多岁就当大学的系主任了。我不是党员,系里就有人说这个人不是党员怎么可以当系主任呢?那时候学校是从改革、重用知识分子的角度出发的。那时候只是当系主任就有异议,现在当校长、院士、副省长的都有,还有当国家领导人的,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这就证明我们党的统战政策取得了成绩,所以我觉得政治上的保障是有力的。我们还需要有更广泛的舞台来容纳不同的声音。不过给再多的渠道,核心还是中国共产党。我们的领导干部要真正地去倾听人民群众的声音。只要去倾听,总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问:您很早就是政协委员,现任黑龙江省知联会会长、省文联主席,这些身份可以帮助您更容易获得表达的渠道。但我们的党外知识分子有1.3亿,这个群体很庞大,您觉得有什么方法能听到更多人的声音?

答: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新社会阶层人士:网络作家、街头艺人、律师等等,可能不在体制内,属于自由职业者、个体劳动者。我们在逐渐健全他们的表达渠道,比如美协选举时就必须有新社会阶层人士的代表。建立新社会阶层人士代表这一过程还处于雏形中,还属于起步阶段。要渐渐地把更多的人纳入到能够表达意见的轨道上来,让大家倾听到他们的声音。

问: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您怎么看?如果让您排序的话您觉得哪一个更重要?

答:我觉得至少在观念上,人类有共同的理想,有共同的价值追求,要不然我们为什么能够建立联合国?为什么不同国家和民族的人能够坐下来一起探讨文学?可能现实并不完美,但是至少我们想追求和探讨某种我们共同的东西,所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是一个社会共同体,也是一个价值共同体,大家通过文化交流找到我们共同的理想信念,慢慢地找到最大公约数,逐渐形成认同。

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包括科学,都是我们要追求的目标。如果让我排序的话,我还是选科学与民主。一些错误思潮之所以出现,关键是缺乏科学精神,那些随便说出来的东西是经不起推敲的。还有就是社会要朝着民主的道路发展,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表达的机会。但是民主不仅仅是表决的多数。苏格拉底就是被多数人投票选死的。如果民主不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之上的话,多数也可能造成盲目。

问:一百年前,新文化运动时期就提出了德先生和赛先生,就是民主和科学,我们现在的语境和一百年前相比,发生了什么变化?

答:这个使命对于我们今天还有意义。五四先贤们打出科学与民主的旗帜,我们还在逐步完成的过程中,而不是已经最终完成了。这就需要我们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继续向前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