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列玉:知识分子要为文化自信作贡献

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分享到:

近日,党外知识分子统战工作培训暨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工作推进会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举办。在此期间,中央社院就党外知识分子相关话题对培训班学员朱列玉进行了专访。


 

近日,党外知识分子统战工作培训暨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工作推进会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举办。在此期间,中央社院就党外知识分子相关话题对培训班学员朱列玉进行了专访。朱列玉现任广东省知联会会长、全国人大代表、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

问:您是第几次来中央社院学习?

答:我来中央社院很多次了,最早应该是在十几年前。印象比较深的是第4期无党派人士理论研究班和第8期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理论研究班。上次来是今年年初全国人大换届后。

问:您对中央社院近两年来的教学改革有什么印象?

答:2016年后中央社院的教学改革我们都感受到了,确实是面目焕然一新,非常好。讲课灵活、精彩,内容也丰富,还注重互动。

问: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党对知识分子的定位就有了很大的改变,比如说把知识分子作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改革开放初期,广东是发祥地。当时说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这是一个重大的政治判断。对知识分子来说,这是一种思想的解放、身份的解放,可以让他们甩开膀子,解除任何顾忌,投身到伟大的改革开放事业当中。四十年来,实践证明当时的判断是非常正确的,确实让广大知识分子融入到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中去,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改革开放的成果是党领导全国人民奋斗的结果,这里面知识分子做出的贡献,追根溯源还是党的重要政策起了根本性的作用。四十年后的今天,知识分子的地位和改革开放早期的时候不可同日而语。我觉得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应该更加重视知识分子的作用,特别是发挥好党外知识分子的作用。

问:您觉得现在知识分子在整个社会当中发挥什么作用?

答:在今天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过程中,知识分子首先要通过自己的敬业奉献为国家的科技发展作贡献。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航空航天、通讯技术、国防军事等领域的发展,都离不开知识分子的奉献;制造业中千千万万的工程师也是知识分子。要实现科技赶超主要还是靠知识分子。另一方面,知识分子还要为我们国家的文化自信作贡献。习近平总书记说“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我最近看了好几集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就是在弘扬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有很多好的东西,比如爱国、孝道、敬业等等。诗词大会里那位外卖小哥的诗词背得那么好,他也是知识分子,不要因为他是送外卖的就不承认。文化自信要靠知识分子去提炼和总结。在新时代,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都离不开知识分子,都要进一步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

问:知识分子在当下社会中的地位如何?

答:我感觉知识分子的地位还是很不错的。比如说高校的环境就非常好,教师或科研人员没有任何政治帽子,不存在知识分子受到排挤的情况,或者像文革的时候那样用有色眼镜来看你。至于高校里面是不是应该更多地去掉一些行政化的色彩,让教师的作用得到更好的发挥,这是具体的问题,和知识分子的地位问题关系不大。

问:您觉得现在我们的国家对党外知识分子,比如说在政治、工作、生活各方面的保障做得好吗?

答:做得还是非常好的。我是广东省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的会长,以我们广东为例,历届省委、省政府对我们的参政议政是支持的、包容的。你讲任何话只要没有政治错误,他不会干预你,而是支持你、包容你、鼓励你。我记得当时我提了一个议案是撤销政府机构中的某个局。事后听说这个局的有关领导还找了我们广东省的领导说不能这样提,要马上驳回去。省领导说这是人大代表的权利。如果当时省领导找你谈话,叫你以后不要乱提了,我可能胆子就小了。而领导一直都是鼓励我们提的。这不是个案。

关于党外知识分子的安排,我有一个建议。比如说很多高校的教授,想到行政部门挂职、任职,有一段时间做得不错,派出去挂职的很多,但是时有时无。我觉得是不是可以建一个常态化的制度。因为这对政府部门是很有帮助的,既不占领导干部的指标,还能帮着做事;对教授们来说,通过到行政部门任职,接触了很多社会一线的东西,对他们今后的教学科研,以及培养社会发展所需要的人才都是有利的。这样的机会应该越多越好。还有,我的本业是律师,我们和会计师、评估师等这些新的社会阶层人士都是在社会一线工作,感悟也比较多。我们和政府部门之间的通道应该尽快打通,可以进行一定的级别对照,不要因为体制外没有行政级别,就不能到体制内去挂职。

问:我们现在党外知识分子有1.3亿,但是大部分不具备您的条件。比如说您是著名律师、广东省知联会会长,又是全国人大代表,如果一般的知识分子不具备您这样的身份,或者没有这样的平台的话,有没有合适的渠道让他们发挥作用?

答:做一个好的人大代表需要很多条件。我作为一位全国人大代表,我的团队有将近二十位律师为我工作。我给他们发工资,他们不能只去办案,还要协助我写议案。所以我的很多议案都不是一个人完成的,而是整个团队一起完成的。我在平时工作、读书学习、考察调研的过程中针对某些社会问题产生了一些想法,就会找三五个人帮我研究。我还会拿一部分资金去找一些大学生帮我做社会调研,同时也找一些专家教授一起研究。在此基础上才能形成议案。我每年两会期间的议案,少的时候大概有十个八个,多的时候可能有二三十个。实际上我真正准备的议案比这还要多一倍,我一年到头都在搞议案。我搞议案像是贾岛写诗。贾岛骑着毛驴到处走,看到什么有一个想法一闪而过就写一句诗,放到布兜里面去。我也这样,平时有任何想法就记下来,从年初就开始组织人员研究。所以我认为人大代表是具有社会代表性的,应该给代表委派一些辅助人员。比如说能不能找一些知识界的人士跟人大代表建立起相应的联系,这样就既能发挥我们参政议政的能力,又能听到更多知识分子的声音。

问: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您怎么看?如果让您做一个排序,您觉得相对而言哪一个更重要?

答:总书记提出的共同价值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我是非常赞同的。这不仅是对中国人民提出的,也是对全人类提出的。我觉得首先和平发展是第一价值,没有和平,为了追求西方的民主自由搞得天下大乱,那有什么意义?我们看到叙利亚战乱不已,到处都是断壁残垣,连命都没有了,你还追求什么自由?这是在追求死亡的自由,实际是没有自由。所以和平与发展是第一要务。

总书记这种追求天下大同的胸怀是博大的。提人类命运共同体不能站在本国,也不能站在某个地区。任何一个国家不论处在哪一个发展阶段,他的发展都是和世界连为整体的。我非常赞成总书记提出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