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经典致敬——中央社院举办《宋曹草书千字文》作品研讨会

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分享到:

12月23日,中华文化学院举办了一场与中华文化密切相关的学术研讨会。

冬至如大年。12月23日,中华文化学院(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举办了一场与中华文化密切相关的学术研讨会。

来自书法、文艺、艺术等领域,中央党校、中华文化学院、中共盐城市委宣传部、盐城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有关部门的专家、学者、文艺评论家吉狄马加、李文朝、边保华、管峻、王山、徐可、李少君、方书华、薛万昌、孙环勇、于铭松、李勇刚等40余人参加了研讨会。

是什么人物这么有吸收力,引起了中华文化学院的关注,邀请了当今书法界名家高手聚首一堂?这位人物名叫宋曹,明末清初著名书法家、诗人,出生于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大纵湖镇,著有《书法约言》、《草书千字文》、《杜诗解》、《会秋堂诗文集》等著作。

这场学术研讨会就定名为《宋曹草书千字文》作品研讨会,与会者围绕宋曹对于书法艺术传承发展的重要意义展开了讨论。

弘扬书法艺术,树立文化自信

中央社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袁莎指出,汉字和书法艺术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是中华传统文化中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淮南子》说:“昔者苍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文字的产生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因为有了文字,从此“造化不能藏其秘”“灵怪不能遁其形”。文字揭示了天地万物的奥秘,记载了中华民族的历史经验,从而使得过去口耳相传的不可靠的文明传承方式,有了一个稳固的载体,而书法艺术就是这一载体的延伸和生长。要加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阐发,努力实现传统美德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要充分发挥书法家在新时代的文化引领作用,用书法引领更多人超越自我、修身养德。

原国家行政学院办公厅主任边保华认为,书法艺术是文化自信的一个基础。他指出,我们讲文化自信,绝不能把它当成是一个口号,而是要实实在在地落实到学习、工作和生活中去。《宋曹草书千字文》的出版给六个书体作品增添了新的篇章,为我们的文化自信、书法自信增添了精神食粮。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作为书法传承者,我们要有使命、担当,要有责任感,要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推动新时代的中国书法事业。

文艺报副总编徐可认为,传统文化是文化自信的基础,如果说对传统文化了解不够,或者说传承不够,那么文化自信也无从建立。中国的文化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为什么没有间断?正是由于有一批又一批的有识之士,自觉地去传承发展中华文化。

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制片人方书华也指出,书法是中国文化自信的重要支点。

中国作家杂志社主编王山认为,一个国家之所以能在世界民族之林立足,不仅仅是一种生物学意义上遗传基因在起作用,根本上还是取决于文化基因、文化竞争力。中国文化博大精深,里面有很多具体的元素,其中就包括地方文化和书法文化。书法文化是中国文化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在书法上,并不仅仅是简单那么几个最顶级的、最有名的书法家就能够代表书法文化。就像金字塔,既要有上面的塔尖,也要有下面广阔的塔基。否则的话,塔尖就无从谈起。

《宋曹草书千字文》在书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院长管峻认为,像宋曹那样的草书千字文极为罕见,那么多字的草书想写好、写顺、写出变化,需要极高的修养和技巧。宋曹继承了中国书法的优良传统,不但具有非常高的内在修为,其书法技巧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艺术境界。按中国文化标准,境界高了,再加上艺术修为,作品才会有宏大的气象和格调。而宋曹正是这样一位文化艺术修养全面的草书大家。

袁莎在研讨会上这样评价宋曹:“书论与书法、诗学齐名,冠绝一时。他的书论名篇《书法约言》,及草书千字文,奠定了他在中国书法史上的重要地位。”宋曹不仅在构建书法理论上有独特贡献,而且在书法创作方面造诣精深。他的书法思想,契合了中华文化修身、养德、明理的重要理念,是中国传统书法理论的重要补充。比如宋曹在《书法约言·总论》中写到,“学书之法,在乎一心,心能转腕,手能转笔……手不主运而以腕运,腕虽主运而以心运。”又曰:“夫欲书先须凝神静思,怀抱萧散,陶性写情。”可以说,宋曹草书《千字文》具有十分重要的文化价值和当代意义。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秘书长向云驹指出,《宋曹草书千字文》是书法和经典的完美结合,在书法史、出版史上都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这次研讨活动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关于宋曹的进一步的研究,还可以从很多的角度继续深入地挖掘、呈现和研究,比如说宋曹身上的忠孝精神、爱国主义精神,比如宋曹的书法理论,比如宋曹的传记、文学,这些都值得我们深入研究,这也是我们弘扬中国文化、书法文化的一个重大课题。

书法应当以修身养德为本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指出,中华书法史上的书法大家,没有一个人不是杰出的诗人、文章家或词人。历史上很难把一个书法家和他本身的修养修为完全分开。

诗刊社副主编李少君指出,古人讲“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书法也是这样。看一个书法家,首先要看其人格修养,然后再看其技巧、笔法。书法之道与人的道德修养是密切相关的,宋曹就是一个德艺双馨的诗人、书法家。书法不只是一个技术化、工匠化的技艺,更是修身养德的载道之艺。书法中的横平竖直、上覆下载、均匀布白等,无不体现了中国的儒家哲学的中庸之道、为人之道,即“中正平和”“不偏不倚”“文质彬彬”的品格修养。当代书法面临一个大的问题,就是很多书法家的内在修养,跟古代文人相比有很大的差距。从某种意义上看,书法不仅要靠学,更要靠练、靠养、靠修,所谓学之、修之、养之、化之。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指出,中国有三个东西是很有意思的,一个是剑术,一个是书法,另外一个是围棋,因为它们最后都是可以上升到形而上的道。一开始是有法度可循的,但到了最高境界是法无定法的。不管是剑术、书法还是围棋,真正的大家,都是集中华文化于一身的,都是有学养、有德性的人。很多外国人看中国书法,或者中国国画的时候,认为很容易,一会儿就能画出一幅画、写出一副字来,却不知道,这平时要花了多少时间去练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古人读书有“头悬梁”“锥刺股”的毅力,习练书法也有“池水尽墨”、“羲之吃墨”的刻苦与专注精神。

方书华指出:出了东亚汉语区,世界各地的人对中国书法,几乎都是不懂的,以为书法不过是点和线、线和面的关系。他看一点,以为就是一点,看不出其中的变化和神韵;一竖,他就以为是一根直线,看不出其中的回旋、曲折、停顿。他们不知道,对中国人来说,书法其实就是我们的人生,就是我们的心性修为,我们读过多少书,都会在书法里体现出来。

论书法与新诗的结合

向云驹指出,中国书法与诗词、文章、文学的珠联璧合,是中国文化的重要传统,也是中国文化、文学、文字、文明的一大特色。

中国传统书法与诗歌一直是最为经典的组合。但是,现在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书法和当代诗歌的分离、割裂,这既是书法的最大问题,也是诗歌的最大问题。中国诗歌经历了从古典诗到新诗的转变,中国书法也经历了从繁体字到简化字的变迁,到现在更是用钢笔、水笔和计算机来进行书写和记录。那么书法与诗歌的结合点在哪里呢?向云驹认为,书写中国古典诗歌,当然是需要的,也是必须的,但仅仅这样是不够的,如果没有与时俱进地参与新诗的创造和发展,书法的发展不可想象的,而这个问题在书法界还没有引起充分的注意。书法对于当代新诗的集体缺席,或者说是逐步远离,或许是中国文化传统的重大断裂。

向云驹指出,现在书法已经是纯粹的书写了,这是有问题的。书法的未来方向是什么?书法如何与当代中国诗歌相结合,怎样珠联璧合?这是《宋曹草书千字文》给我们提出的可靠课题,也是我们面临的最为迫切的问题。因为大部分人是纯粹的艺术家、纯粹书法家,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可以进行文学创作的文学家、诗人了。这确实是个问题。向云驹指出,书法要与新诗联袂,这是当代书法的重要的出路之一,也是一条被严重忽略的出路。

徐可也指出,书法和诗歌可以结合很紧,然而这正是现在的问题。现在书法和诗歌恰恰是脱离的,因为很多书法家,只会写字,却不懂文化、诗歌、文学。精神修养、诗歌文艺是书法的筋骨。有不少书法家,虽然书法技术很好,但是缺乏文化涵养和人文精神,没有“我以我手写我心”的文学创作。

中华文化的气度与神韵

中华文化学院教师李勇刚指出,习近平总书记认为中华文化具有独一无二的理念、智慧、气度、神韵。我们一般对于理念和智慧讲得多,但对于气度和神韵关注不够。而气度和神韵在中国书法中最为显著。别的东西我们和西方都有对应,可书法这个事儿,到西方还真找不到对应,真的是中国人独一无二的思维方式。我们现在都用手机、电脑打字,小孩子做作业,也是要求用电脑完成和提交。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中国书法该怎样传承?我们的语文课本、古文读本,包括《论语》这样的古文,是不是可以做成书法形式的?因为书法家书写的作品是活生生的、有气度神韵的、立体丰富的,如果孩子们经常读这些东西,长大之后,对于传统文化、对于书法艺术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论地方文化

向云驹认为,中国各个地方都蕴藏着巨大的历史遗产和丰富的文化资源,要进行深入的挖掘、呈现、研究,要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把地方文化整理好、保护好、宣传好,并把达到一定高度水准的地方优秀文化整理、推介到国家层面上来,这是我们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个重大课题。

中央社院郜建华老师指出,提倡文化自信不能忽视地方文化。很多人对“天圆地方”都有误解。“天圆地方”不是说天是圆的,地球是方的,而是说天道圆、地道方。天道是周复、圆转的,是遍布天下而皆准的;地道则有恒定不变的特点,是恒久的、固定的。人生长在大地上,离不开大地影响。《道德经》说“人法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也养一方水土,每个地方都有其不变的特性。孔子一生,车辙马迹环于中国,行止久速,无不得乎时中。而终老死于乡党阙里。地方文化、乡党文化在中国人心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向经典致敬

最后,吉狄马加总结说,《千字文》系统表达了中国人的哲学思想、伦理道德和文化传统,历史上有很多大家来品鉴、讲解、撰写《千字文》。宋曹在中国书法史上是个不可多得的大家,《草书千字文》是他留下的书法经典。此次研讨会,让我们重新认识了《宋曹草书千字文》在书法史上的价值,认识到中国文化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重新认识了《千字文》和宋曹草书这样的经典,我们要向它们致敬,向经典致敬,因为经典才是“文化自信”的源泉和根基。

书籍主编孙环勇表示,他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宋曹草书千字文》的拓本,顿时被宋曹书法与众不同的“毡裘气”所震撼,并深深感觉到了编辑出版经典的责任:为了传承先辈文化,为了不让优秀的文化遗产消亡于历史的尘埃。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新时代文创基金秘书长、书籍策划人李国富介绍了《宋曹草书千字文》的宣传推介工作,并提出了高校图书馆赠书、临摹该书书法邀请展、宋曹故里诗词碑林等“十个一”计划,希望让更多人认识这部难得的书法文学经典。

中共盐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联主席薛万昌指出:由李国富先生策划、孙环勇先生主编的《宋曹草书千字文》,在经过拓片系统收集整理后,精彩呈现了宋曹草书的内涵和特质,对于书法艺术的传承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在中华文化学院举办《宋曹草书千字文》研讨会,也是为了通过对《宋曹草书千字文》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的深入研究讨论,进一步推动书法艺术乃至整个文学艺术发展,不断推动文化事业发展迈上新台阶。

此次研讨会由中华文化学院主办,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新时代文创基金、中国诗书画公益行组委会、江苏省盐城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