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公党中央调研工业互联网发展纪实

来源:团结网

分享到:

3月21日至30日,致公党中央副主席曹鸿鸣率领致公党中央经济委员会调研组赴北京、山东开展了“推动工业互联网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调研。

“产品成品率有了大幅提高,释放出了更多产能”“服装、家电可以实现定制化生产”。这些都是调研组一路走来,听到的工业互联网服务于生产所实现的应用价值。

3月21日至30日,致公党中央副主席曹鸿鸣率领致公党中央经济委员会调研组赴北京、山东开展了“推动工业互联网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调研。

工业互联网对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推动我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有着重要意义。随着工业互联网广泛应用于石油石化、钢铁冶金、家电服装等行业,无论是企业还是消费者,都从其中尝到了“甜头”。

尽管我国工业互联网开局良好,但仍面临产业基础薄弱、核心技术能力不强等挑战。调研组在北京、济南、青岛、烟台等地先后实地走访了14家企业,召开3场调研座谈会,希望通过深入的调查研究提出有针对性的对策建议。

创新突破——紧抓发展战略机遇期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这让工业互联网这一概念再次升温。

工业互联网究竟是一张什么样的“网”?

致公党中央经济委员会主任、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徐晓兰说,工业互联网通过人、机、物的全面互联,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的全面链接,推动形成全新的工业生产制造和服务体系,成为工业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依托。

全球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正处于格局未定和面临重大突破的战略窗口期,这为我国加速追赶和超越提供了宝贵的历史契机。

调研组认为,目前我国具有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基础优势,我国制造业门类齐全、体系完整,在航天、高铁、集成电路等多个重大领域技术上有突破性进展。同时我国有实力强大的互联网企业,在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上创新活跃。

曹鸿鸣表示,我国工业互联网的规模化应用和新业态、新模式探索刚刚起步。要看到我们在核心技术、平台建设、融合推进、网络支撑、标准体系、安全保障等方面都面临制约因素,与建设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的需要仍有较大差距。

“目前工业互联网平台所依赖的智能装备、自动控制、工业协议、高端工业软件等仍过于依赖国外基础产业体系,自主核心技术和产品明显不足。”北京市发改委高技术处副调研员孙延华道出了发展中卡脖子的问题。同时,他也表示强化对创新能力建设项目的支持力度将是下一步努力的方向,对接国家布局,组织产学研各界加强合作。

徐晓兰也建议,要着力打造工业互联网国家级创新体系。加强软硬件核心技术攻关,加快推动关键网络设备和智能网联装备的研发及产业化,显著提升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特别是要运用工业互联网数据、模型大量集聚的特点,推动各类工业软件加快突破,打破工业软件对国外的高度依赖。

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已成趋势、前景可期,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测算,2019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规模将达4800亿元,将为国民经济带来近2万亿元增长。

在实地走访中,很多企业都表达出对工业互联网发展机遇的重视。但山东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许竹生也坦言,还有很多企业对于工业互联网的认识和投入不足,主要精力集中在运营管理、销售等环节,在生产过程管理、设备数据采集、大数据分析应用方面还是比较欠缺。

中国电子学会研究咨询中心主任李颋认为,目前的融通态势还需要进一步引导,一方面要加强制造业企业对工业互联网更深入和正确的认识,另一方面工业互联网企业要加强对于制造行业流程和工业知识的积累。

双轮驱动——加快平台建设应用及推广

依托浪潮工业互联网平台,浪潮为中储粮打造了全球最大的“智能粮仓”管理平台,可实时掌握粮食库存、质量和粮情状态,远程实时查看现场情况,国家掌握粮情周期由15天缩短为3天,相对于传统储粮方法,能耗、人力等总成本降低了5%左右。

在青岛的海尔中央空调互联工厂,调研组看到用户可以根据个人喜好,选择产品功能、材质、颜色,对有订制需求的部件可以自行设计。传统工业时代的“梦想”在这里照进了现实。而这正是依托于海尔推出的工业互联网平台COSMOPlat。让企业生产与用户需求“面对面”,让海尔由“大规模制造”向“大规模订制”转变。

平台是工业互联网的核心,我们可以把工业互联网平台理解为工业领域的操作系统。从一个个实际案例中,调研组看到工业互联网平台为企业赋能取得的实实在在成效。

“浪潮云已经获得18个省,195个地市企业上云服务商身份,与11个省市成立工业互联网联盟。”浪潮云工业互联网总监高亚坤也提到,还有部分企业处于观望态度,还有企业上云上平台动力不足,对工业互联网存在畏难情绪。

前期设备改造的投入、回报周期的不确定让很多中小企业不敢轻易“触网”。因此,各地也在积极的探索方法鼓励中小企业业务系统向云端迁移。

通过云服务券补贴方式,引导广大企业积极使用云服务,是山东省一项创新性举措。许竹升表示,2018年,全省已有2600家企业领取了云服务券补贴。全年新增上云企业达七万家以上

“为进一步营造企业上云良好氛围,培育了‘云行齐鲁’企业上云用云区域性品牌,启动了系列推广活动,以品牌化加快推动企业上云,引导企业从‘不懂云’转变为‘想上云、会上云、多上云’。”山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信息化推进处副处长李元广说道。

曹鸿鸣认为,对于企业来说,最终的目的是要实现提质、增效、降本,因此需要尽快形成可盈利、可推广、可复制的商业模式,实现工业互联网的可持续发展,吸引更多企业上云上平台。建议加速推动工业互联网创新成果的转化、应用与推广,形成有影响力的标杆示范。

“建平台”和“用平台”已经成为驱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双轮”。

记者了解到,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已培育形成50余家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部分平台工业设备连接数量超过10万套,涌现了一批创新工业APP并实现商业化应用。

而这距离工信部发布的《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 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中提出的,到2025年形成3-5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实现百万工业APP培育以及百万企业上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保障安全——消除企业后顾之忧

安全是工业互联网的重要保障,这也是调研中很多企业反映的共性问题。山东天岳先进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窦文涛在座谈时表示,对于企业上云存在的数据安全风险还是有所顾虑。

工业数据就是企业的生命线,海量的工业数据不仅涉及工业安全,更是企业宝贵的财富。“要让各企业在开放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上共创共享,也要保护工业数据安全。”青岛三迪时空增材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培学说道。

他建议,在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时,要持续关注互联网数据的安全问题,其中既包括消费者的消费数据,也包括工业互联网工业数据的信息安全问题。从立法层面,建立针对工业互联网数据安全的法律体系;从技术层面,能够保证个体数据的信息安全;同时平台和用户之间要营造充分的信任机制。

徐晓兰也提出,工业互联网要建立涵盖设备安全、控制安全、网络安全、平台安全和数据安全的多层次保障体系。

相对于传统互联网,工业互联网线上线下安全风险交织,叠加风险放大,安全态势更趋复杂。不仅会影响工业生产运行,甚至会引发安全生产事故,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严重损失。

调研组了解到,山东已经初步建成了覆盖全省移动核心网、城域网、IDC等网络出口的工业互联网安全监测平台。

“我们针对海尔COSMOPlat等工业互联网平台进行网络资产分析、画像和重点监测,发现安全事件、隐患及时预警、通报、处置,已达30余次。”山东通信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高勇介绍道。他认为,目前整体工业互联网安全态势感知能力不足,存在网络侧被动检测方式有局限性,覆盖率较低,工业安全知识库积累不够等问题。

北京市经信局软件服务处副处长张立东表示,北京将着力引进更多工业互联网安全企业入驻国家网络安全产业园,不断完善网络安全体系构成。

调研的行程已经结束,但致公党中央调研组的工作还在继续。“调研中看到了工业互联网对制造业的赋能作用,感受到推动工业互联网在制造业领域的广泛应用,对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推动我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曹鸿鸣表示,致公党中央将认真整理调研素材,广泛吸纳各方的意见建议,形成高质量的参政议政成果,为中共中央、国务院决策提供重要参考。(王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