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岳: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是建构社会治理共同体的重要力量

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分享到: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中华文化学院)党组书记、第一副院长潘岳5日表示,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就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全面部署。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中华文化学院)党组书记、第一副院长潘岳5日表示,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就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全面部署。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是新时代统一战线的重要工作对象,是促进我国阶层关系和谐稳定的关键群体,是建构社会治理共同体的重要力量。

潘岳是在江苏南京召开的“新的社会阶层组织化”理论研讨会上作出上述表示的。他分析了新的社会阶层的特点后说,要着力提升新的社会阶层统战工作的能力与实效,推动新的社会阶层的政治培训与思想引导,引领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参与社会治理共同体,为完善共建共享共治的社会治理制度建言献策,为构建社会治理共同体凝心聚力,为实现社会领域的“中国之治”贡献智慧。

三个重要作用

潘岳从三方面阐释了新的社会阶层在国家现代治理中的重要地位。首先,新的社会阶层是经济社会转型的发展动力。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出现的近1亿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具有适应市场经济环境的知识储备、专业优势和竞争意识,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潘岳说,作为身份灵活的体制外人士,他们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时代的活力群体。他们投身新产业新业态新社会领域,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他们拉动消费、拉动就业、拉动内需,协同稳定经济增长。他们争取自我发展所需的社会支持和成长空间,有助于形成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

其次,新的社会阶层是社会治理共同体的重要力量。潘岳表示,作为相对纯粹的“社会人”,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思维更加活跃、观念更加多元、人格更加独立、社会参与意识更加强烈,是构建社会治理共同体的重要主体。近年来,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积极投身脱贫攻坚、救灾济困、慈善公益等公共领域,运用新媒体新技术参与塑造舆论生态,与其他各类社会治理主体良性互动,推动社会治理由行政主导结构向政府、市场、社会等多元治理结构转变。

第三,新的社会阶层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执政基础之一。潘岳认为,新的社会阶层大多是体制外知识分子,根据“两阶级一阶层”的传统政治分层,他们与工人、农民、体制内知识分子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是我们党长期执政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

三个新问题

潘岳认为,新的社会阶层对国家现代治理提出了三个新问题。一是流动性强,难以组织化管理。不同于相对固定的“单位人”,新的社会阶层是体制外的“原子化”存在,是游离于“组织”的流动群体,长期缺乏专门的联络平台和制度供给。特别是新的社会阶层中的“90后”,很多从来没有过“单位制”工作经历,很难进行组织化联络动员。传统社会通过对“单位”“街道”“公司”进行组织化管理的做法,不适用于新的社会阶层。

二是集体焦虑,易受社会思潮感染。新的社会阶层对生存发展质量高度敏感,住房、教育、医疗、就业、养老等民生问题是其“痛感”神经。面对工作不稳定、保障不健全、前途不明朗、身份认同不清晰等一系列社会压力,他们即使暂时拥有较好的经济收入,也仍然将自己视为弱势群体。一旦利益诉求没有得到满足,新的社会阶层比其他阶层更容易滋生出焦虑与不安全感,也更加容易受到骤然而兴的社会思潮的影响,对塑造稳定社会心理和国民心态造成重要冲击。

三是参与不足,政治行为不确定。新的社会阶层以追求个人利益和自我价值的实现为基本目标。当政治政策环境和社会发展趋势对之有利时,他们会对未来充满稳定预期,认同现行秩序;当发展受限,利益受损,自我价值难以实现,他们会有强烈的改变现状的要求。而且越是财富增加和社会地位提升,其政治参与意识越会增强。如果制度化的参与渠道不足,很可能会促使其寻找非制度化政治参与方式。

三条新路径

潘岳认为,开展新的社会阶层统战要认真贯彻习总书记的重要指示,加强政治培训和思想引导,把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塑造成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

一是把新的社会阶层统战纳入国家治理的顶层设计。针对人心向背力量对比这一最大的政治,要将新阶层统战作为国家治理顶层设计与制度创新的重要发力点,推动国家治理理念和方式变革。例如,针对新的社会阶层体制外生存特点,要将新阶层统战推向社会、融入社会,强化基层统战。针对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目标,要将新阶层统战纳入法治化建设轨道,确保新阶层能够依法参与管理国家社会事务。针对新技术对舆论生态造成巨大影响,要将新阶层统战尤其是新媒体从业人员统战作为重中之重,打造“互联网+”模式。针对不断壮大的新阶层规模,要将新阶层统战作为大统战工作格局的基本支撑,强化党的领导,不断完善由统战部门牵头、相关部门配合的“上下联动、左右协同、内外互通”的工作机制。

二是巩固新的社会阶层参与国家治理的共同思想政治基础。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共识就是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使新的社会阶层真切地认识到,欲实现个人价值需有稳定的社会环境;欲社会稳定需有强力的执政团队。无论是历史的选择还是现实的经验都表明,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有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确保社会稳定民族复兴;只有维护“一党执政、多党参政”而非西方“三权分立”,才能确保国土不可分、国家不可乱、民族不可散、文明不可断。

三是扩大新的社会阶层参与国家现代治理的政治参与渠道。完善协商民主机制,推进协商民主建设,是新的社会阶层扩大政治参与、发挥国家治理主体作用的民主制度安排。新阶层统战要充分依托七种协商民主渠道,特别是政协协商、基层协商和社会组织协商,向上打通建言资政的渠道,向下密切联系群众,把新阶层创业创新优势与行业企业产业发展相结合,把新阶层智力优势与服务党政决策咨询相结合,把新阶层专业化特点与发展公益、服务民生、化解冲突相结合,从而使新阶层能够更有效地表达利益诉求和政治态度,更有序地参与国家民主政治生活,更有力地将国家治理现代化方略转化为新阶层的集体参与行动。